猪传染性胸膜肺炎的防控

   猪传染性胸膜肺炎(PCP)是由胸膜肺炎放线杆菌(APP)引起的一种高度接触性、致死性呼吸道传染病,临床上以急性败血症、发热、咳嗽、高度呼吸困难为特征,是国际公认的危害现代养猪业的重疫病之一,给集约化养猪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特别是近年来本病的流行呈迅速上升且混合感染趋势,危害日趋严重,务必引起高度重视。 
  一、流行病学 
  不同品种、性别和年龄的猪对该病都有易感性,其中6周龄至5月龄的猪较多发,但以3月龄仔猪最为易感,病猪和带菌猪是本病的传染源。APP主通过空气飞沫传播,在感染猪的鼻液、扁桃体、支气管和肺脏等部位是病原菌存在的主场所,病菌随呼吸、咳嗽、喷嚏等途径排出后形成飞沫,通过直接接触而经呼吸道传播;也可通过被病原菌污染的车辆、器具以及饲养人员的衣物等间接接触传播;小型啮齿类动物和鸟类也可能传播本病。 
  该病的发生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多发生于4~5月和9~11月,在恶劣气候条件下极易暴发流行;此外,饲养环境突然改变、猪群的转移或混群、拥挤或长途运输、通风不良、密度过大、湿度过高、气温骤变等应激因素,均可引起本病发生或加速疾病传播,使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近年来,随着规模化养猪业的兴起,猪传染性胸膜肺炎呈现以下新的流行特点 
  1. 由于饲养管理条件差,断奶仔猪发病率、死亡率明显增高。以往虽然仔猪发病率较高,但病情一般不太严重,死亡率也较低,现在仔猪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有明显增加的趋势。特别是不少中小型养殖场,断奶后刚转入保育舍的仔猪,由于饲养管理条件差,在气候突变、分群、变换饲料等应激因素作用下,极易导致该病的发生,常常造成大批仔猪死亡。 
  2. 规模猪场发病率增高,隐性感染成为疾病再次暴发和流行的潜在传染源。近年来,随着规模养猪业的发展,异地引种交易和长途运输频繁,造成许多携带病原的隐性感染猪(如种猪)带菌异地传播,导致该病在一些猪场大面积流行;同时,由于规模猪场饲养密度较大,隐性感染严重存在。病愈猪或隐性感染猪会成为带菌者,是疾病再次暴发和流行的潜在传染源。 
  3. 混合感染居多,防治难度加大,造成巨大损失。冬春季节由于气温较低,许多养殖场为了保证猪舍温度,而忽视了通风换气,导致空气质量下降,最容易诱发该病。而呼吸系统疾病一般都有易发难治,且极易发生继发感染或混合感染的特点。近年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当前临床上有70%左右的病例经常与蓝耳病、伪狂犬病、圆环病毒2型感染、副猪嗜血杆菌病、支原体肺炎、多杀性巴氏杆菌病、链球菌病等混合感染,从而加重病情,引起严重的“高热综合征”或“呼吸道疾病综合征”,使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增加,从而加大了防治难度,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二、临床症状 
  最急性病例,突然发病,个别猪只无任何先兆而急速死亡,随后疾病在敏感猪群中快速传播。一般病初体温达41.5℃以上,精神极度沉郁,食欲废绝,并有短期的下痢与呕吐;早期无明显的呼吸症状,只是心率加快,后期则出现心衰和循环障碍,使病猪的鼻、眼、耳和后躯皮肤发绀,随后出现严重的呼吸障碍,病猪呼吸困难,张口喘息,常站立不安或呈犬卧姿势;临死前体温下降,口鼻流出带血的泡沫样液体。病猪一般在出现临床症状后24~36小时内死亡,死亡率80%~100%。 
  急性病例,在同一猪群或不同猪群内许多猪发病,病猪体温升高,皮肤发红,精神倦怠,食欲减少,有明显的呼吸困难、咳嗽、张口呼吸等较严重的呼吸障碍症状;病猪多卧地不起,常呈犬卧或犬坐姿势;由于心衰血流不畅而致耳、鼻、四肢末端发绀,有时口流泡沫,有时鼻腔流血,通常于发病后2~4天内死亡。病初症状较为缓和者,能耐过4~5天,症状逐渐消退,常可康复或转为亚急性或慢性,此时病猪体温不高,发生间歇性咳嗽,生长迟缓,病程可持续较长时间。 
  亚急性或慢性病例,多在急性期后出现,常由急性转变而来,或低剂量感染病菌也可呈现亚临床症状。病猪体温不高或略高,食欲不振,有不同程度的自发性或间歇性咳嗽,呈现一定程度的异常呼吸。若环境良好,无其他并发症,经过数日可耐过,但生长缓慢,饲料利用率下降,成为带菌者。在慢性感染群中,常有很多亚临床症状的隐性感染猪,当受到其他病原微生物侵害或有应激条件出现时,容易发生继发感染或混合感染而发展为急性病例,使临床症状明显加剧。 
  三、病理特征 
  剖检可见病猪全身多淤血,呈暗红色或有大面积的淤斑,病变以双侧性胸膜肺炎和出血性、坏死性肺炎为特征。 
  最急性病例,眼观患猪流有血色鼻液,气管和支气管腔内充满泡沫样血色黏液性分泌物;肺炎病变多发生于肺的前下部,而不规则的周界清晰的出血性实变区或坏死灶则常见于肺的后上部,特别是靠近肺门的主支气管周围;肺泡与间质水肿,淋巴管扩张,肺充血、出血和血管内有纤维素性血栓形成。 
  急性病例,可见喉头充满血样液体,双侧性肺炎,常在心叶、尖叶和膈叶出现病灶,病灶区呈紫红色、坚实、轮廓清晰,切面见大理石样的花纹;间质充满血色胶冻样液体,胸膜和肺炎区表面有纤维素样物附着,胸腔有混浊的血色液体。 
  亚急性病例,肺脏可能出现大的干酪样病灶或空洞,空洞内可见坏死碎屑。如继发细菌感染,则肺炎病灶转变为脓肿,致使肺脏与胸膜发生纤维素性粘连;病程较长的慢性病例,膈叶常可见到大小不等的结节,其周围有较厚的结缔组织包绕,肺的表面多与胸壁粘连,心包内可见到出血点。 
  根据流行病学、临床症状和病理变化可做出初步诊断,确诊需进一步做细菌学检查和血清学检查。 
  四、综合防控措施 
  1. 强化猪场生物安全,严格实施引种检疫,杜绝病原传入。未发病地区或猪场应坚持“自繁自养”原则,实行“全进全出”的饲养制度。每一批猪出舍后,彻底清扫冲洗猪舍,反复消毒3次,空舍2天后再进下一批新猪,这样有利于阻断交叉感染和连续性感染,防止疫病的持续发生;引种应来自于非疫区无病猪场,并严格实施引种检疫,引入后须隔离观察,补注疫苗,经确认无病后方可进入生产区饲养,以杜绝病原传入。对已污染的猪场,应定期进行血清学检查,清除阳性带菌猪,并制定药物预防方案,逐步建立健康猪群。
  2. 加强饲养管理,改善养殖条件,减少应激反应。加强饲养管理,保持合理密度,注意通风换气,搞好温湿度控制,强化日常卫生消毒工作,创造良好的生长环境,减少各种不良因素的刺激,对预防该病十分关键。冬春季节特别注意温差变化,切实加强防寒保暖,经常保持圈舍空气流通,对圈舍、环境、用具等实施严格消毒;平时尽量减少猪群转栏和混群的次数,以防发生应激反应而诱发该病。 
  3. 坚持预防为主,定期免疫接种,针对性开展药物预防。免疫和药物预防是控制本病的有效手段,目前市场上已有商品化的灭活苗可定期实施免疫接种。一般在5~8周龄时首免,2~3周后二免;母猪在产前4周进行免疫接种;如能应用包括国内主流行菌株和本场分离株制成的灭活疫苗或新的基因缺失苗预防本病,效果更好。此外,还注意预防猪瘟、伪狂犬病、蓝耳病、支原体肺炎、副猪嗜血杆菌等疾病,以降低猪群对APP的易感性。在进行免疫接种的同时,针对呼吸道感染疾病严重的猪场,可根据本病的流行特点,在发病季节、季节交替和断奶时期适当提高饲料的营养标准,并添加保健药物进行预防,以提高机体抗病能力。常用的药物预防方案有以下3种,可根据情况选择使用方案一,在饲料中添加咳喘迪抗(主成分白皮、麻黄、泰妙菌素、嗅已新等中西合剂)100克/100千克+爱猪强(主成分氨基酸、微量元素等)200克/100千克+黄芪多糖l00克/100千克,连续饲喂10~15天。方案二,在饲料中添加爱乐新(主成分万乐霉素)25克/100千克+咳喘迪抗100克/100千克+爱猪强200克/100千克+胺维舒(主成分多维和氨基酸)50克/100千克,连续饲喂1~2周。方案三,在饲料中添加呼罢(主成分林可霉素、大观霉素)100克/150千克+止咳肺疫清(主成分麻黄、杏仁、石膏、桔梗、知母、金银花等)100克/100千克+维他激肽(主成分多维)100克/100千克,连续饲喂10~15天,或用药7天、停药7天,再用药7天。 
  4. 立即隔离病猪,选择敏感性药物及早治疗。一旦发生本病,首先按照个体大小、病情严重程度隔离治疗;同时交替使用广谱消毒药对猪舍、猪栏、周围环境以及运输工具、衣服、用具等进行严格消毒;对尸体、排泄物、废弃物进行无害化处理。在本病的防治过程中,为防止细菌产生抗药性,应有计划地定期轮换用药,最好根据药敏试验结果来选择具体药物。根据临床用药情况,猪胸膜肺炎放线杆菌对氟苯尼考、头孢噻呋、先锋霉素、环丙沙星、恩诺沙星、替米考星、泰乐菌素、泰妙菌素、多西环素等较为敏感,应对症选用,及时、及早、足量、足疗程治疗,以提高疗效和控制病死率,降低经济损失。 
  对于发病较轻,尚有较强食欲的病猪,可群体混饲或饮水给药。具体方案是在饲料中添加氟苯尼考100克/1000千克,连续饲喂7天,然后剂量减半,继续使用2周;也可在饲料中添加头孢噻呋100克/1000千克,连续饲喂5天,然后剂量减半,继续使用2周。对于哺乳仔猪和不食病猪,可饮水给药,在100升饮用水中添加盐酸多西环素15克,连续饮用5~7天。对病情较轻的病例,在病情好转后可在饲料中添加土霉素,用量为600克/1000千克,连用1周,以巩固疗效。 
  对于严重病例,必须联合给药治疗,用氟苯尼考20毫克/千克体重+头孢噻呋钠5毫克/千克体重(或盐酸多西环素2.5毫克/千克体重),分别肌注,每天1次,连用3~5天。有饮欲后,可在饮用水中添加多维和板蓝根注射液。 
  对于存在混感趋向,或高热不退,或低温不食,或呼吸、循环障碍严重的病例,在上述治疗的基础上,可对症加用金蟾克喘素(双黄连)、黄芪多糖,以控制病情,提高猪体免疫力。另外,为减少使用抗生素带来的副作用和提高疗效,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对促进疾病康复和预后效果更好。